正文 【V054章】 醋味满天飞☆万更
更新时间:2019-08-20 07:48:31?点击数:122?

  本书关键词:正文 【V054章】 醋味满天飞☆万更无弹窗、正文 【V054章】 醋味满天飞☆万更全文阅读

  正文 【V054章】 醋味满天飞☆万更--------《风之恋小说搜索引擎》----------b章节名:【v054章】 醋味满天飞☆万更/b

  伊心染撇下夜悦辰之后,一个人在湖边随意的闲逛,看着成群结队的人朝着赏花会中心走去,不见她的脸上有半分着急的神色,反而怡然自得的躺在湖边的圆石上闭目养神。

  靠近湖边,头顶上空又有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,替她遮挡阳光的同时,又有寸寸阳光透过树叶的间隙轻盈的投射在她的脸上,偶尔伴着掠过湖面的一缕清风,当真就是一种享受。

  刚一躺下来,伊心染就有些犯困,眼皮就有支撑不住闭在一起。周围的各种吵闹声,不但没有吵得她心烦气躁,反而成了催眠曲似的,让她的睡意渐浓,直到有人靠近她的身边,都不曾察觉到。

  夜悦辰好说歹说才让蓝欣明白他的意思,至于伊心染交待他的,即便是拒绝人也不能让蓝欣太难过之类的,他选择自动忽略。

  拒绝人不就是让人心里难受的么,他能有什么法子不让别人难受。就算听完他说的话,蓝欣哭了还是怎么样,他又能负什么责任。

  哭,对于女人而言就是情绪的宣泄,哭出来总比憋在心里强。于是,夜悦辰看着蓝欣蹲下身子痛哭时,他没有过多的言语,只是适时的递上一块洁白的手帕,就当是他欠她一个人情好了。

  蓝欣,比起他以往遇见过的那些女人,给他的感觉要舒服很多,至少没有让他特别的讨厌。若非,蓝欣用那样的方式跟他搭话,夜悦辰兴许并不会那么排斥她。

  夜悦辰几乎将整个赏花会会场都找遍了,都没有发现伊心染的踪迹,心里憋着一口气,以为她是真的将他独自丢在这里,心里特别的不痛快。

  等他好不容易找到伊心染,惊愕的发现,她躺在湖边的巨石上睡得悠闲,睡得香甜。顿时,心里那股无名火,找不到宣泄的地方,于是就彻底的暴发出一声惊天吼。

  耳边的雷吼非常顺利的将伊心染惊醒了,后者条件反射性的‘呼啦’一下坐了起来,好半晌才反应过来她身在何处。

  思绪渐渐回笼,被吵醒的怒气也在心中积压,伊心染缓缓抬头对上夜悦辰几乎要冒出火光来的黑眸,弱弱的咽了咽口水,那个、、、貌似她把某人彻底给忘了。

  “小九,你居然丢下我,一个人跑来这里睡觉,你说你、、、、、、”夜悦气急,颤抖着声音指着伊心染,又找不到什么词适合形容她这种行为,脸色一黑再黑。

  伊心染眨眨眼,又眨眨眼,无奈的抓抓头发,小声道:“你看看这风和日丽的天气,真挺适合睡觉的,所以那个、、、我一个不小心就睡着了。”

  “小七,男子汉大丈夫,别把自己说得跟个小媳妇儿似的,我可没有丢下你。”伊心染心中腹议,就算是丢下了,你也不能指责我吧。

  当然,后面的话,伊心染很明智的没有说出口。对于气得炸了毛的猫,一定要顺着他的毛摸,绝对不能再逆着他的毛摸了。

  “你、、、、”坐起身的伊心染白眼一翻,复又倒回石头上,双手枕着脑袋,清澈的水眸仰望着头顶的大树,翘起修长的腿,长长的裙角随风轻扬,摆动出优美的弧度。

  “小七我知道你是爷们儿,可千万别对号入座,我会很不好意思的。”俏皮的眨眨眼,绿色的树叶看久了,天空都变得有些微红。

  虽然,心里好奇得像猫在挠她痒痒一样,为了某人的面子,她还是收敛点儿,谁让她这红娘当得不成功。

  “赏花会开始了吗?”她人虽说躺在这里没动,但是往来经过这个地方的人却是不少,倒是听了他们不少的谈话。

  今年的赏花会,据说比往年都要举办得盛大,展出的各种花卉也比往年要多上几十种,有许多都是新品种,是以前没有的。

  伊心染对花的了解只能说是有所涉猎,要说有多深入,百分之百没有。不过,但凡是美好的事物,总会更容易吸引别人的注意力。

  当然,她不是觉得蓝欣小气,而是觉得蓝欣会感觉很尴尬,总得需要时间调整自己的情绪,短时间应该不想见到她跟夜悦辰才对。

  “小七公子,小九小姐,你们可让奴婢好找。”丫鬟跑得气喘嘘嘘的,脸颊染了脂肪似的,越发红得像颗诱人的苹果。

  “赏花会已经开始了,小姐吩咐奴婢来请小七公子跟小九小姐过去,她已经准备了茶点,邀请两位一同赏花。”

  “那就好。”伊心染满意的点点头,阳光折射进她的水眸里,璀璨夺目。“那边有个茅房,我先去一趟,你先跟她过去。”

  “你最好快去快回,否则、、、、、”虽然不知道要威胁她什么,但是夜悦辰还是恶狠狠的道。他的娃娃音跟他的表情,落在丫鬟的眼里,有些滑稽,特搞笑。

  “小七公子,小九小姐她要去哪儿?”丫鬟不明所以,傻乎乎的以为,伊心染满心想要替她家小姐制造与夜悦辰单独相处的机会。

  本就对伊心染很有好感的她,顿时对伊心染的好感更强了几倍。要是她家小姐跟夜悦辰真能成为一对,一定要好好谢谢小九小姐。

  罢了,反正只要她还知道回来,他也总不能拦着伊心染不让她去茅房。人有三急,憋是憋不住的。虽然她说话是有点儿粗鲁,但很在理。

  那只鹰,此刻正在湖面上盘旋不去,那双金色的鹰眼不期然与她的探究的视线相撞,伊心染心中不好的预感越加的强烈。

  虽说没有证据说明那只鹰是不是偶然出现在她身边的,但凭着女人天生的敏锐直觉,伊心染就是觉得不简单。

  果然,疑惑的视线掠过湖面,远远看去,好死不死的正正撞进一双幽深璀璨的黑眸里,除了满心的震憾与惊愕之外,时间仿佛静止了。

  伊心染就那么呆呆的站在原地,忘了地点,也忘了时间。她就那么站在那里,与湖对面的夜绝尘遥遥相望,理不清楚她此时的心境。

  冰冷的双手不自觉的爬上自己的脸,摸了摸,现在的她跟以前的她,明明就是两个模样,他是怎么认出她来的。

  湖对面,夜绝尘炙热的视线紧紧锁在她的身上,双眸一眨不眨的紧盯着她,生怕一眨眼,她就会从他的眼前消失。

  来到赏花会现场,什么都没有让夜绝尘的分神,他的心思全都锁在那个让他日思夜想的小女人身上。金眼将他带到这个湖边,便没了什么动作。许是,它也知道,他是想要亲自将那个小女人找出来,所以一直就在天空中盘旋,安安静静的飞着,没有发出声音。

  湖边的人并不多,就像是有心灵感应似的,夜绝尘站在湖对面,一眼就认出湖的那一边,躺在巨石上浅睡的女子,就是伊心染。

  虽然,她有着一张平凡到尘埃里去的脸,穿着也与往日的她大不相同,遥远的距离,他也看不清楚她的五官,只能看清楚她纤细的身影,想象着她那双灵动的水眸里,是否含着明媚的笑意。

  他就那样看着她,想着在她悠闲浅眠的时候,他正在四处发了疯似的找她,这丫头忒会享受,全然将他抛在了脑后。曾经,夜绝尘幻想过无数次与伊心染重逢的情景,绝对没有一个情景是像今遇到的这样。

  正犹豫着是不是要掠过湖边,去到她的身边,将她拥进怀里,确认她就是真的,不是他幻想出来的。夜绝尘尚未付诛行动,也还在犹豫纠结中,一个身穿白衣的翩翩少年就走到她的身边。

  他眼看着那个白衣男人站在伊心染的身边,大声的吼,惊得伊心染整个人险些掉下巨石,摔在地上。她两只手捂住耳朵的模样,别样的俏皮可爱,但却暴露在别的男人眼底,夜绝尘无法形容自己心中的愤怒,真想冲过去,直接拧下那个男人的脖子。

  但凡是遇上有关伊心染的事情,夜绝尘就会失去平日里的冷静,连思考都被他丢弃了。整个人仿佛掉进了醋坛子里面,醋意满天飞了。

  从白衣男人的背影看来,他的年纪应该与伊心染相仿,无论是两个人亲密相谈,还是他们之间的肢体动作,都让夜绝尘整颗心都扯得生生的疼。论年纪,他们很相配。

  打定主意,夜绝尘的薄唇勾扯出一抹颠倒众生的微笑,黑宝石般的黑眸里闪烁着勾人的幽光,直瞧得伊心染浑身打颤,脚步往后退。

  垂下眼眸,湿湿的手心屈握成拳,伊心染转身狠狠的吸了一口气,后怕的拍拍胸口,咬着唇瓣道:“逃。”

  “染儿,你跑不掉的。”管他以前是怎么打算,怎么计划的,在看到伊心染跟别的男人在一起的时候,夜绝尘的行动就已经先于他的理智了。

  只要能将伊心染留在他的身边,他就不怕没有时间去了解她,弄清楚她心里是怎么想的。他的犹豫,他的纠结,在看到白衣男子的那一瞬间,彻底丢弃了。

  哪怕被她嫌弃,只要每天睁开眼,就能看到她,夜绝尘就觉得满足。哪怕她的心是一颗石头,夜绝尘也有信心,总有一天他可以将之捂热。

  “他不是、、、他一定不是、、、他绝对不是、、、、”抱着脑袋,伊心染继续鸵鸟心态的一边跑一边低喃。

  夜绝尘是什么人物啊,夜国堂堂的战王殿下。她是什么人,不过就是他生命中的一个过客,他怎么可能抛下那么多的事情,跑出来找她。

  夜绝尘足尖轻点,整个人凌空踏在湖面上,只可惜他飘逸的轻功此时无人观看,金眼紧跟在伊心染的身后,不时发出鸣叫,像是在为夜绝尘引路似的,气得伊心染跳脚。

  “臭鸟,你再叫,仔细姑奶奶一箭把你射下来,烤了吃。”奔跑的脚步顿停,伊心染望着天空中的金眼,大声尖叫。

  金色的眸子对上伊心染含怒的双眸,金眼弱弱的低鸣一声,它隐隐知道它的女主人箭法很厉害,它不想被射下去,它更不想被烤来吃。

  “这什么鸟吗?听得懂我说话,居然还自己跑了。”伊心染自言自语,瞪着挥动翅膀离开的金眼,有些傻眼了。

  夜绝尘的轻功早就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,追一个用跑的伊心染,对他而言并不吃力。他的小女人,似乎很不敢相信,他会亲自来找她。

  “该死的,会飞了不起啊。”感觉到身后那熟悉的呼吸声越来越近,伊心染没好气的低吼,跑得更卖力了。

  自打在黑风寨大开杀戒之后,伊心染就懒得动,她这身骨头又快要被养懒了。长时间没有如此卖力的奔跑,她真的快要吃不消了。

  “天涯海角,你想去哪里我都陪着你。”夜绝尘不紧不慢的跟在伊心染的身后,就让她跑在自己的前面,不着急将她抓住。

  “跑着舒服。”是啊,她要是真觉得夜绝尘是认错了人,那她跑什么。这不是明摆着,此地无银三百两么。

  “我不会认错人的,你就是我的染儿,就算你的模样变了,你的声音变了,甚至你的记忆也变了,你依旧是你。只要你就是你,我就不会认错。”夜绝尘语气坚定,表情真诚。

  半晌,没有疼痛的感觉袭来,伊心染缓缓睁开眸子,入目的是一个宽阔的胸膛,低沉有力的心跳声一下又一下传进她的耳朵里,因奔跑而嫣红的脸蛋,立马再染上一层嫣红,娇媚得不可方物。

  “有没有哪里伤到?”夜绝尘抱住她的双肩,黑眸上上下下,仔仔细细的检查她的身体,确定她有无受伤。

  被瞧得面上挂不住,伊心染低着头,意识到自己还在他的怀里,又猛然将他推开,脚步一个踉跄,整个人又朝后倒去。

  “该死的,你小心点儿。”眼明手快,夜绝尘险险的将她又捞回怀里,黑眸含怒的瞪着她,“你就没有一刻是安份的,推开我没关系,你还想再摔一次,不怕疼。”

  要是有凤羽在身边,伊心染还有把握从夜绝尘的身边逃走。空手的她,身手再怎么矫健,也逃不出夜绝尘的手掌心。

  “是不是在想着该怎么逃走?”夜绝尘见她低着头也不说话,双手自然而然的环在她的腰上,低首贴在她的耳畔柔声低语。

  “我允许你逃路,不过既然我好不容易把你给找着了,你想再离开,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。”牵起她的手,夜绝尘决定暂时不计较那个白衣男人跟她是什么关系。

  “我想走,你是拦不住的。”别以为她就会惹麻烦,只要是她伊心染想做的事情,从来就没有做不成的。

  “赏花会要举行三天,我们今天先回去,明天我陪着你来看。”夜绝尘紧紧的牵着伊心染,眼里满是笑意,像是捡了什么大宝贝似的。

  “染儿,你没在听我说话。”夜绝尘停下脚步,幽深的黑眸对上伊心染满是疑惑的眸子,突觉有些丧气。

  望着他中一闪而逝的失落,伊心染心中有些堵,看着他们十指紧扣的双手,总算是想明白,那些人怎么一个个都一副要吃了她的表情。

  他本来就不喜欢别人盯着他瞧,于是动作干净利落的将伊心染打横抱在怀里,黑眸中温柔的神色一敛,凌厉的视线扫视全场,顿时所有人都垂下头去,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。

  “我就要谋杀亲夫,你死了我就替你守三天寡,然后玩遍天下美男。”伊心染眼角狠狠的抽抽,她跟她不过就是有名无实的夫妻,什么谋杀亲夫,她又没拿刀子捅他。

  他的亲亲老婆说,他要死了,她就守寡三天,然后玩遍天下美男。“染儿,为了不让你去祸害全天下的美男,为夫决定,你还是祸害为夫吧。哪怕是命悬一线了,为夫为了你,都得活着。”

  她的身边有一朵桃花就已经很碍眼了,让他抱着醋坛子猛灌醋了。无法想象,她的身边要是有一堆的桃花,他的日子该是多么的黑暗。

  “夜绝尘你一定是疯了,要不就是被人给调包了。”呜呜,她认识的夜绝尘,明明就是冷酷的帅哥,怎么变成无赖加痞子了。

  “遇上你,一切不可能都变成了有可能。”夜绝尘这话,说得意味深长。他以为,他这辈子,都会过得平平淡淡,无起无伏,哪知道遇上她,他的世界就彻底的颠覆了。

  “魔术师是什么意思,变戏法的吗?”夜绝尘皱眉,垂眸见她缓缓的闭上双眼,好像要睡着了,嘴角不禁勾起一抹宠溺的浅笑。

  “小姐,赏花会就要开始了,小九小姐还没来,奴婢去找找她。”等了好半晌都没有看到伊心染的身影,丫鬟对自己的猜想就更肯定了。

  既然,小九小姐都不出面打扰小姐跟小七公子,那她就更没有必要了,还是远远的躲开,让小姐跟小七公子好好的谈谈心。

  她的心意,被夜悦辰毫不犹豫的拒绝了,要说她不伤心,那是假的。可即便是伤心,她也不能失了风度。

  调整好自己的情绪之后,她就吩咐丫鬟芽儿去请伊心染跟夜悦辰。她知道,伊心染尽力帮了她,不但给了她跟夜悦辰单独相处的机会,她还全然回避。

  哪怕她还是很喜欢他,而且她会坚持,也不会放弃。直到,某天夜悦辰遇到心爱的女子,跟别的女人成了亲,那时的她才会死心吧。

  她瞧得出来,夜悦辰很在意伊心染,但又不是男女之间那种在意。她实在想不明白,这世间还有哪种感情,可以与之相提并论。

  蓝欣呆呆的点头,再一次迷失在夜悦辰阳光的笑容里。这是她第一次看到他笑得如此畅快,要是她出丑可以换他一笑,她也很乐意的。

  “嗯。”蓝欣看着她的父亲缓缓走上台,首先说的都是一些官面子话,然后就是简单的问候一下蓝月镇的乡亲,最后才宣布赏花会开始。“每一个参展的花都会依次抱上台,摆放在指定的位置上,要是你不介意,我可以一一讲解给你听。”

  夜悦辰垂眸,若有所思的看着那一盆盆被花农抱在怀里,像是护宝贝一样守护的花,低声道:“你能比台上的人介绍得更详细。”

  “那好,你便一一介绍给我听。”他要为母后精心挑选几盆花,不但要知道花的名字,花的用途,最重要的是,他得听听怎么养那花。

  “怎么说?”夜悦辰看着展台上的花,蓝欣挑选的位置极佳,但凡是摆放在展台上的花,可以从几个角度看到花的形态与颜色。

  “八爪绿芜最初的名字就叫绿芜,因为它的花心为翡翠绿,晶莹剔透,如同上好的翡翠一般。它的花瓣通常是七瓣,呈白绿色为长椭圆状,一瓣一瓣的由花心向外生长,然后又形成爪状往花心渐渐的靠拢,形成它的花朵。”蓝欣语气微微一顿,指着展台上的八爪绿芜接着又道:“拥有八瓣花瓣的绿芜才能称之为八爪绿芜,平均数千数万朵绿芜花中也极少培育出一朵八爪绿芜,因此很是难得。”

  顺着蓝欣手指的地方看过去,夜悦辰果然发现八爪绿芜其中一个花瓣上,有一丝丝粉红,不是很耀眼,但却不容忽视。

  “八爪绿芜香气浓郁,闻的时间长了又不会让人觉得沉闷,很多百姓家里买不起香料,就喜欢在房间里摆放一盆八爪绿芜,薰香的同时又能驱蚊,夏天摆放在房间里最好不过。”

  “除非房间里很温暖,否则八爪绿芜受不了冬日的寒冷,会冻死的。”蓝欣夏日便会在房间里放八爪绿芜,她不喜欢薰香的味道。

  夜悦辰陷入短暂的沉思,他觉得这花还行,只是后面还有那么多花没有展出,而蓝欣也说过,越是后面的花,品种越是珍贵。

  一袭华丽的凤袍,三千墨发绾成凤髻,金钗布摇插满头,许皇后雍容华贵的坐在凤辇之上,俯视着躬身向她行礼的四皇子。

  没有得到许皇后的允许,四皇子依旧保持着行礼的姿势,一动也不敢动。但凡他俏薇动一下,便会让许皇后说他没有规矩,不懂礼貌,势必又好好的惩罚一番。

  四皇子低垂着头,唯唯喏喏的模样一如往昔。许皇后打量了他片刻,发现他还是如同以前一样惧怕她,方才摆摆手,道:“去御书房。”

  直到大队伍彻底消失在他的视线里,原本懦弱的眼神才渐变为冷厉,长袖中的双手屈握成拳,低喃道:“许皇后,本皇子不会让你得意太久的,总有一天你所欠下的债,都必须连血带肉的还。”

  “孙嬷嬷有什么消息传回来,战王夜绝尘对九儿好吗?”伊心染是他唯一的妹妹,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,可是他却不得不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最疼爱的妹妹远嫁夜国,而他无力阻止。

  “回四皇子的话,孙嬷嬷传回来的消息上说,战王夜绝尘对九公主殿下很好,就连夜皇跟轩辕皇后对九公主殿下都很是疼爱。”

  他没有一天不在思念九儿,每当夜晚望着空中的明月,他不禁都要问一问自己,在夜国的九儿,是不是如同他一样,也在思念着她。

  “孙嬷嬷说,九公主在锦城里开的商铺非常嫌钱,每个月都有大量的金钱收入,绝对可以支持四皇子殿下做事。”

  “孙嬷嬷还说,时常在九公主殿下的梦里,听到她唤着哥哥,说要回家。”暗卫说这里,眼里总算是流露出一丝情绪。

  无论如何,他一定要想办法,在四国宴的时候,代表南国去夜国。只有如此,他才能见上伊心染一面,才能亲眼看看她是不是过得好。

  @书本网 . 本网站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储存平台,请上传有合法版权的作品,如本站有侵犯权利人版权内容的,请向本站投诉。一经核实,书本网将立即删除相关作品并对上传人作封号处理。

上一篇:寂寞的思念9双色球倍投价格间 - 聊天交友 - 六间房秀场

下一篇:柠檬双色球倍投价格免费福利高清在线观看

关于我们| 广告服务| 版权声明| 联系我们| 友情链接| 事业单位

Powerd by 承德资讯网 版权所有